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资讯纪城烨战紫歌全文阅读 纪城烨战紫歌小说最新章节

纪城烨战紫歌全文阅读 纪城烨战紫歌小说最新章节

时间:2020-09-23 13:11:33编辑:夜蓉

纪城烨战紫歌是著名作者夏雷炮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代言情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那年雪夜,他站在城楼上,说以江山为聘,娶她为后。自此后,她执鞭疆场,为他征战天下。她等了他一句回家吧,等了整整十年。却没想到,等着她的事满族被屠的无边地狱。为了留住她,他让她失忆,还废了她的武功。当她清醒,准备谋杀他时,他却失忆了,死皮赖脸黏着她,整日要抱抱。“皇后,你喂我。”“皇后,我受伤了,你不会不管我的对吧?”暴君变成磨人精,战紫歌忍了,等你好了,我亲手弄死你。

《她是暴君的小祖宗》 第5章 怀了仇人的孩子 免费试读

“这个不行,换一个。”纪城烨僵了一下,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哄道:“紫歌,你想要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吗?”

“我全家都已经不在了,他有没有父亲重要吗?纪城烨,你已经不能拿我如何了。”

男人冷冷一勾唇,“不是还有个陌月么?”

说着,纪城烨的目光落到了陌月身上,“把她带走,关起来。”

侍卫立刻将陌月押住,陌月猝不及防,手中的东美女被操西落在地上,惊呼:“陛下饶命,皇后娘娘救命!”

战紫歌的脸色变了变,“你想做什么?”

纪城烨神色冷淡,“朕不如何,你要是敢拿朕的孩子开玩笑,朕就拿她偿命,你全族刚入葬的尸骨,朕也不介意挖出来鞭笞!”

战紫歌气血翻涌,“纪城烨!”

陌月是她从家里带来的丫鬟,从下陪她一起长大,亲如姐妹。

也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亲近的人了!

纪城烨的手指勾起战紫歌的下巴,阴狠与温柔并存。

“没有人能跟朕比狠,所以,乖乖听话,嗯?”

男人不再看她,转而吩咐宫人。

“将皇后宫里所有的东西都换成软的,看不住她,就让你们偿命!”

宫人们跪了一地,大气也不敢出……

后来的每一晚,纪城烨都来看战紫歌,亲自喂她吃饭,亲自哄她睡觉。

她神色漠然,可眼中从不掩饰着杀意,无时无刻不再找机会对纪城烨下手。

纪城烨早有防备,她藏在发簪里的毒被他搜出,她一切能伤害孩子的东西都被他拿走。

夜里,他圈住她睡觉,她身体都是僵硬的,甚至是挣扎着对他动手。

再后来,他为了不吵到她,都是等她睡着了再进来,温柔而克制的圈住她,将她揽进怀中,抚摸着她的腹部。

没有人知道,他多么期待这个孩子的降临,只有孩子出生,才能让她慢慢放下戒备,才会缓和修补他们的关系。

每到早上,趁着她未醒,他再轻手轻脚的美女被操离开。

如此过了一些时日,直到这一日早晨。

一个宫人匆匆跑进了凤华殿,“皇后娘娘,不好了,陌月……死了!”

“呯”的一声,战紫歌手里的茶杯落到地上,她倏然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一柱香后。

战紫歌看到了白布之下的娇小女子。

陌月白皙的皮肤上尽是青紫的痕迹,唇角还残留着血迹。

宫人颤颤巍巍的说:“今天早上发现的,陌月姑娘是受不住折磨,又不想让皇后娘娘因为她而为难,就咬舌自尽的。”

“折磨……纪城烨不是说只是把她关着么?怎么会这样的折磨!”

战紫歌的身子猛的晃了晃,陌月从下就跟着她去校场,体力比寻常宫人好不少,是什么样的酷刑能让她受不住?

她忽的想起小丫头跟在自己身后跑来跑去的场景,想起她年少时,小丫头说长大了要保护主子的稚嫩模样。

小丫头陪她去边塞,陪她入皇宫,一直全心全意的护着她,最后就落得这样的下场……

纪城烨连她身边最后一个人都不肯放过么?

这时,左映柔匆匆赶了过来,扶住了战紫歌的身子。

“皇后娘娘可要当心身体啊,我方才在太后宫里听说了这件事,就赶紧过来看看,怎么会这样呢,当初陛下只是让刑部把陌月带去好好照顾一下,没想到会这样。”

战紫歌诧异的看向左映柔,“你说什么,去刑部好好照顾?”

左映柔点头道:“是啊,我哥哥是刑部侍郎,确定无疑,都怪我哥哥没看住,估计是牢里的男人不干净对陌月做了什么,才有这寻死的心思吧……不过皇命难为啊。”

她的陌月,她从来都舍不得她受苦,他们这帮畜生,竟然对她的陌月……

战紫歌的情绪突然崩溃了,全身的血液好像倒灌一样,刹那间,天昏地暗。

她身子一软,彻底倒了下去,耳边传来一阵惊呼。

“皇后娘娘——”

……

“陛下,娘娘思虑过重,现下虽然无恙,但即使是醒了过来,再这样下去,难免不会……一尸两命啊。”

殿中,太医颤巍巍的进言。

纪城烨面色阴森冷凝,“无论用什么办法,朕要他们母子平安!”

“这……”太医犹豫一瞬,终究道:“除非,娘娘真的放下这些事或者忘记。”

纪城烨的脸上泛出一抹冷厉而凝重的神情,深深的看了战紫歌一眼,疲惫而痛惜道:“那就让她忘了吧,只要她能平安的留在朕身边。”

太医颔首,“臣这就去准备让人忘记一切的药。”

“站住,”纪城烨又叫住了太医,“这药会不会伤害她的身体,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太医答道:“臣会研制对娘娘身体没有伤害的药,绝不会害到孩子。”

纪城烨紧紧攥拳,最终补了一句——

“那就连废掉她武功的药,也一起准备了吧。”

……

战紫歌再次睁眼的时候,瞳眸里泛出一抹茫然的光泽。

入眼,便是男人温和的笑颜,“紫歌,你醒了。”

战紫歌头痛欲裂,眨了眨眼睛,问道:“你是谁?”

男人闻言,眸中闪过一瞬晦暗不明的光。

她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纪城烨将她扶了起来,靠在了榻上,又给她喂了点水,温和道:“你是朕的妻子,天泽国的皇后。”

战紫歌将信将疑,“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纪城烨揉了揉她的头,“你受了伤,磕伤了脑袋。”

战紫歌点点头,又问:“那我是怎么受伤的,我的家人呢,他们怎么不来看我?”

男人的笑容僵硬了一瞬,迅疾的掩饰道:“你是为了救朕受的伤,你的亲人都去世了。”

看到女人的眸色暗淡了一瞬,似乎有些失落。

纪城烨轻柔的揽她入怀,吻了吻她的额头,“不过没关系,以后朕不会再让你受伤了,再也不会。”

战紫歌看着男人生怕失去她似的神情,有些狐疑。

但男人的怀抱让她分外温暖,甚至是贪恋,她便不再怀疑。

她不自觉的抚摸着肚子,“怎么鼓鼓的,我是怀孕了么?”

纪城烨点了点头,“对,你给朕怀了小皇子,已经三个多月了,等你生下来,我们一起养大他。”

战紫歌的脸上泛起一抹柔光,“好啊,一起养大他。”

纪城烨紧紧的揽住了她,脸上是失而复得的欣喜。

后来的一个月,纪城烨日日陪着战紫歌,无微不至的关心,近乎要将她宠到天上去。

她失忆前的那些宫人,甚至是太医全部都不见了。

新来的宫人无人不赞同帝后情深。

深冬已至,又下了雪。

因为战紫歌怕冷,又怀了孩子,所以凤华殿里添了成倍的碳火,一进屋就暖洋洋的。

天色已晚,纪城烨忙完政事就赶了过来,见着战紫歌坐在房中搓着手,顿时沉了脸,呵斥宫人,“怎么回事,皇后手冷,不知道给拿个手炉吗!”

说着,他不由分说的取过毛毯将战紫歌裹住,像个蚕宝宝似的揽进了自己的怀中,抱坐在腿上。

战紫歌笑了下,“是我不让他们准备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自己搓手,不喜欢用手炉这些女儿家的东西,而且我发现自己的手上还有茧子,真奇怪,我以前会功夫吗,怎么会有些薄茧?”

男人沉默了一瞬。

他知道,塞北的冬天很冷很冷,当初她拿着红缨枪的日子惯了,不想养成拿手炉这样的习惯让其他将士们觉得娇气。

她手上的那些茧子,是她十年岁月积攒的,这辈子,也磨洗不去了。

见纪城烨发呆,战紫歌唤了声,“陛下?”

男人回身,问道:“怎么还不睡?”

她嘟唇一笑,“睡不着,最近总做噩梦。”

纪城烨将她放在凤榻上,圈进怀中揽着,“那朕陪着你睡。”

女人笑靥如花,“好。”

半晌,她忽然开口问:“陛下,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当然会。”他将她又揽紧了些,“怎么会这么问?”

“没什么,可能是最近做噩梦有点多,有些不安。”她又扬起脸问,“你不会骗我吧?”

纪城烨敛起眼底的痛楚,捉住她的指尖吻了吻,“怎么会,你是朕的命,骗你有什么好处?”

他在她的面颊上落下一吻,“快睡吧,这些日子在宫中太闷了,明天朕忙完政事后,带你出去看看雪,就不会瞎想了。”

“好。”

翌日。

战紫歌起床后,便由宫人扶着在宫中闲逛,顺便等纪城烨下朝。

待到假山处,忽见一位妙龄女子朝她走来,唤了声,“皇后娘娘。”

战紫歌迷惑了一瞬,宫人在旁边道:“这是陛下的表妹,左相之女,左映柔。”

战紫歌才恍然道:“映柔姑娘有什么事吗?”

左映柔神色复杂了好一阵,这些时日,纪城烨一直不让她见战紫歌,连宫人都换了好一批,而她最近听说战紫歌失忆了,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没想到,纪城烨为了能和战紫歌继续在一起,竟然连这种瞒天过海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她袖中狠狠攥拳,面上却笑得纯良无害,和宫人道:“陛下派我来陪娘娘散步,你先下去吧,我和娘娘有话说。”

宫人犹豫一瞬,战紫歌道:“你下去美女被操吧,她既然是陛下的表妹,没事的。”

宫人一下去,左映柔却没了一开始的恭敬。

“皇后娘娘,可还记得您的父兄叔伯?他们惨死,跟您息息相关呢。”

战紫歌皱着眉看她,“你什么意思?”

“娘娘喝了失忆的药,真的是说忘就忘,你的父亲含冤而死,美女被操你的家人、陪你出生入死的将士,几百人的性命,都是你心心念念的人亲自下令诛杀的呢,你日日承欢的,是你的灭族仇人,你待在他身边,良心可安?”

“你说……什么?”战紫歌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他那么爱我,怎么可能杀我的亲人!”

“怎么不可能?”左映柔看到战紫歌身后假山上凸起的尖锐棱角,眼底浮现恶毒的光泽,要是战紫歌不小心出了意外,一尸两命,皇帝表哥就是她的了!

她微微一笑,步步上前道:“午夜梦回,难道娘娘就没梦到过他们惨死的情景吗?”

“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突然,战紫歌她被左映柔狠狠一推,她的脑袋顿时重重的击在了那锋利的山石上。

痛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同时,还有无数碎片记忆接踵而来,惨烈的,哀嚎的,可怕的画面,狠狠的冲击着她,天昏地暗。

“紫歌——”这时,纪城烨焦灼的声音猛的传来过来。

战紫歌撑起身子,徐徐抬眸,看向纪城烨的眼睛里翻涌着恨意滔天……

她是暴君的小祖宗

她是暴君的小祖宗

作者:夏雷炮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那年雪夜,他站在城楼上,说以江山为聘,娶她为后。自此后,她执鞭疆场,为他征战天下。她等了他一句回家吧,等了整整十年。却没想到,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