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资讯萧笙宁玉鸢大结局-陛下,我们和离吧!完本免费阅读

萧笙宁玉鸢大结局-陛下,我们和离吧!完本免费阅读

时间:2020-09-23 11:37:46编辑:醉蓝

《陛下,我们和离吧!》是作者柚纸最新完成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文章布局大气,强推。陛下,我们和离吧!精选内容推荐:一幅梦中画,一生不了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终究敌不过一道圣旨,为救天下苍生她欠下了一世情,这一生她终究是离不开太多的恩怨情仇,兜兜转转,她终究还是那个她......

《陛下,我们和离吧!》 第五章遇刺 免费试读

“殿下,太子妃是时候换药了。”门外的宫婢道。

闻言,萧笙开口道,“进来吧。”

宁玉鸢看着捧药进来的宫婢,心生怪异。

她用惯了晚月等人,鲜少使唤东宫里的宫婢太监,换药之事可大可小,她只放心交给晚月等人,而眼前这个宫婢却说是来给她换药的?

忽的,宁玉鸢从宫婢托盘下看到带着寒光的某物一闪而过。

“太子小心——!”

只见宫婢掀翻了托盘,手持一把匕首朝着萧笙疾射而去,萧笙猝不及防险些被刺,但很快反应过来,一手便掀翻了大于号案牍,将对方击退于三步之外。

萧笙坐在轮椅之上,逃避不及,宫婢再次逼近。

“铿——!”

只听一声兵刃相交的声音,一把银白的剑挡住了致命的匕首,萧笙扭头一看,却见宁玉鸢手持长剑,冷面寒眸,凛然如雪,却是霎时间印亮了他的心。

虽然宁玉鸢阻挡了宫婢一时的攻势,但她双膝带伤,而对方又刀刀致命,一招一式都带着同归于尽的气势,显然不是大于号她这种练武只为防身的人能够抵挡的。

不一会儿,宁玉鸢便被对方逼得连连后退,好几次都险些被匕首划破喉咙。

“咻——!”

见她危在旦夕,萧笙不再藏拙,他不知摸到轮椅上的哪一处,一只铁箭急射而出,正中宫婢的眉心。

宫婢应声而倒,宁玉鸢松了一口气,喘息不止。

“殿下,这宫婢是怎么回事?”她认得这个宫婢的确是东宫之人,怎么突然要行刺?

萧笙蹙眉盯着宫婢好一会儿,忽的灵光一闪,沉声道:“没想到皇后得知孤亲自带你回东宫后,竟还得寸进尺!恐怕今晚的刺杀会扣在你的头上。”

宁玉鸢面色一沉,毫不犹豫地举剑往自己脖子上大于号一抹。

萧笙瞪大眼睛,只见一道血痕从她雪白的脖颈上出现,血珠迸发而流,不一会儿便染红了她的衣领。

宁玉鸢捂住自己的脖子,面色雪白,神色却从容,她说:“殿下,喊太医吧。”

萧笙感觉胸腔似乎被人重重一击,十分震动。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坚定、机敏、强大,明明看起来是一个柔丽雅致的大家闺秀,实际上却是一个心狠之人。

“殿下,你若是再不喊太医的话,妾身怕是要流血过多而亡。”宁玉鸢淡声提醒道。

萧笙回神,连忙高声叫人。

东宫之内,太子妃被刺杀之事引起轩然大浪,沈皇后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敢再次动手。

“太子妃,孤有事相求。”第二日,萧笙主动找上宁玉鸢。

宁玉鸢心生好奇,面上却不显,“殿下有事,但凭吩咐。”

“我们一起洗个鸳鸯浴吧!”

宁玉鸢面上一僵,脑子都有些发木,她沉默许久,才虚着声音问:“殿下,您说的鸳鸯浴......”

“逗你的。”见她反应有趣,萧笙忍不住低声轻笑了一番,才解释道:“孤刚从神医处求来了良方,每隔三日便要泡一次药浴,孤怕有人在外监视,所以想以‘鸳鸯浴’来阻隔他人的怀疑。”

闻言,宁玉鸢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热度也渐消而去。

她说,“妾身明白了。”

当天,宁玉鸢就让人去净房安排了一番,此事由她出面更为合适,不引人注意。

入夜后,宁玉鸢推着萧笙的轮椅进了净房,侍卫在门外看守。

“妾身伺候殿下脱衣吧。”宁玉鸢见萧笙多有不便,便主动说道。

萧笙解开胸前结子的动作微顿,他垂下眼睑,似乎沉默了一下,才放下手,他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竟然应了一声“好”。

宁玉鸢没有多想,上前为他脱去了外衣。

衣服一层一层落下,萧笙却突然按住了她的手。

宁玉鸢抬头,清澈的眸子里满是不解和茫然。

萧笙欲言又止,但看对方心无旁贷的表情,便摇了摇头,叹声说,“孤就这样泡浴。”

“穿着衣服泡浴?”宁玉鸢惊奇。

“......”萧笙沉默了一下,心累地颔首,“对。”

宁玉鸢放下手,见他坐着的轮椅与大于号浴桶有高低距离,不由又问,“要妾身扶你进去吗?”

“不用!”萧笙利索回绝,然后指了指屏风,“你去屏风后看书吧,待孤泡完浴,再一起出去。”

宁玉鸢自然无不愿。

屏风后放了一张贵妃椅和小桌子,桌上不仅放着她常看的书,还置了热茶和糕点。

宁玉鸢吃了一口松软可口的糕点,不由感叹萧笙的细心体贴。

“嘶——!”

屏风另一侧传来抽吸声,宁玉鸢抬头望去,只看见屏风后隐隐约约的人影粗重地喘着气,仿佛正在忍受这什么巨大的痛楚。

宁玉鸢皱了下眉,却忍住没上前查看。

过了约有一个时辰,她突然听见萧笙气若游丝地喊,“太子妃......”

宁玉鸢立即快步地越过屏风,只见浴桶中清澈的热水变得浑浊,而萧笙靠坐在浴桶边上,越发显出他的消瘦纤弱,乌黑的发被汗水浸湿,黏在他清俊苍白的脸上,却无端透出一股令人想入非非的凌乱美。

“太子!”

宁玉鸢怕他已然昏迷,便连忙上前想扶住他,却不曾想她的手刚伸过去,这人的大手便飞快袭来,猛地擒住了她的皓腕。

她下意识缩手,但对方的力度徒然加大,令她不再敢动弹。

宁玉鸢疑惑地观察萧笙,却发现他仍旧双目紧闭,眉头紧锁,看起来并未醒来,只是这手......

无奈之下,她只好乖乖地待在浴桶旁。

“太子妃?”萧笙睁开眼来,却发现宁玉鸢单手撑着脑袋靠在浴桶边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宁玉鸢回过神来,忍不住捂住小嘴打了一个哈欠,眼角呷泪。

“孤不是让你去屏风后静候?”萧笙问。

“殿下,是你喊妾身过来的。”宁玉鸢一副无辜的表情,“妾身怕你昏迷坠入水中,便想要扶着你,没想到你竟一手拽住了妾身的手,妾身怕手被扭断,便只好站在这里等你醒来。”

萧笙:“......”

陛下,我们和离吧!

陛下,我们和离吧!

作者:柚纸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一幅梦中画,一生不了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终究敌不过一道圣旨,为救天下苍生她欠下了一世情,这一生她终究是离不开太多的恩怨情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