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终场哨响球王离场再见,拉丁美洲之子

发布时间:2020-11-27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终场哨响 球王离场 再见,拉丁美洲之子

1982世界杯 惊艳世界
1986 世界杯 一战封神
1992世界杯 折戟沉沙
?马拉多纳在锦江宾馆门前骑人力三轮车的旧照

>C罗

“他是最佳之一,无与伦比的魔术师。迭戈离开太快,但留下无限遗产,他留下的空缺永远无法被填补。”

>梅西

“对于阿根廷人、对于足球运动,这真是悲伤的一天。马拉多纳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永世长存。迭戈不朽!我也会永远记得那些和他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贝利

“这是一个悲伤的消息,我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朋友,世界失去了一个传奇……我希望有一天,我们两个能够一起在天堂踢球。”

马拉多纳有着鲜明的拉美球员特征——他性格火爆,在球场上,他从来不收敛自我。他不会说“我是职业球员”,也不会为资本和球迷踢球,他只是他自己。

1994美国世界杯后,世界足球也就进入了另一个时代。足球场不再只是球场,同时还承担着别的功能。球员作为明星,应该是成为青少年的榜样,这反过来对球员有了新的要求。马拉多纳的离开,再次提醒我们:世界是真的不同了

马拉多纳因急性心力衰竭突然去世

据阿根廷多家媒体报道,传奇球星迭戈·马拉多纳25日在家中突发心梗去世,享年60岁。

马拉多纳的私人团队透露,马拉多纳是25日早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省蒂格雷的家中逝世的。他本月3日接受头部手术后,11日被转移到该处住所,并开始接受医生的戒酒治疗。

据《号角报》报道,根据尸检,马拉多纳死亡原因是急性心力衰竭并引起肺水肿所致。根据多人的证词,阿根廷圣伊思德罗总检察长办公室向外界通报,马拉多纳在睡梦中失去了意识,在当地时间11时30分左右,当马拉多纳的护理人员想把他叫醒时,马拉多纳对复苏的努力没有任何反应。

阿根廷官方也公布了尸检的初步结果,马拉多纳的死亡原因是急性心力衰竭,并引起了急性肺水肿的慢性充血性心力衰竭。

尸检是在当地时间下午6时在圣费尔南多医院进行的。当地时间晚上11点之前的几分钟,一辆救护车带着马拉多纳的遗体离开了医院,转移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由警察护卫。一路上,许多人走上街头向偶像告别。

其实事发前几天,马拉多纳的家人和护理人员已经注意到马拉多纳“非常焦虑和紧张”,家人为此想把他转移到古巴进行康复。此前,马拉多纳曾在那里花了几年的时间进行严格的戒毒治疗。

自1997年退役后,马拉多纳曾多次出现健康问题,最严重的一次是2004年他曾因肺部感染引发心脏病紧急住院,当时甚至一度出现心跳和呼吸停止。2019年马拉多纳因健康原因,不得不停止执教墨西哥第二级别联赛的多拉多斯队。执教期间,他曾因胃部出血住院接受治疗。

阿根廷足球协会当日发布公报,对传奇球星马拉多纳逝世表示“最深切的哀悼”,并称马拉多纳将永远活在所有人的心中。

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欧足联主席塞弗林等足球界人士纷纷对马拉多纳去世表示哀悼,欧足联宣布25日欧冠和26日欧罗巴联赛各赛区开赛前默哀一分钟。

马拉多纳不止是“球星”,还是阿根廷的英雄,也是世界足球的英雄,对中国球迷来说也是如此。

年初,人们送别了科比。年底,马拉多纳又告别了世界。他们都和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无关,但是却也让世界感受到疼痛。

马拉多纳是足球世界的第一人。虽然球王贝利获得的冠军和进球都更多,但是马拉多纳却更杰出。贝利的时代,电视尚未统治世界,足球的影响力还没有那么大,以至于他上千个进球,更多只是一个数据,没有进入人们心中。而马拉多纳则凭借一个“上帝之手”,永远占据足球的头把交椅。

现在,上帝真正收回了那只手,足球世界从此陷入了平庸。这不是比喻,而是现实。

在阿根廷,自从马拉多纳退役后,最终的问题不是谁来当国家的总统,而是这个对足球最挑剔的国家,再也无法找到一个“马拉多纳的接班人”。马拉多纳担任阿根廷国家队主教练,成绩糟糕,但是人们一笑了之,似乎只要他们玩高兴了,大家也都满意了。

梅西是当今世界足坛第一人,但是没有多少人能认为梅西已经“接班”,他缺的不是一个世界杯冠军。粗野的球迷认为,梅西缺的是霸气;狭隘的人认为,梅西对国家不够尽力。他们都意识到了“世界的缺失”,却没有抓住要点。

C罗是当今世界另一个天才。他每天训练,有着良好的作息和生活纪律,身上的肌肉说明了这一切。但是,在马拉多纳面前,他就像班里那个最努力、最听话的但是永远无法讨得所有人喜欢的乖男孩。马拉多纳是让人嫉妒的一个,他得到的似乎是命运的眷顾,经常玩耍、打架,但是最终考试却是第一名。

这一部分是马拉多纳自己努力的结果,另一部分则是拜时代所赐。他的杰作“上帝之手”,以后永远不会发生。足球场上普遍采用“VAR”技术,“上帝之手”无法再逃脱视频监控和回放的眼睛。如今每一个有争议的进球,裁判都可以叫停比赛,几个人一起研究视频,放慢镜头,再慢一点,直到世界全部清晰,直到世界再无歧义。

而马拉多纳就是足球世界的“歧义”。马拉多纳有着鲜明的拉美球员特征——他性格火爆,在球场上,他从来不收敛自我。他不会说“我是职业球员”,也不会为资本和球迷踢球,他只是他自己。

1986、1990,可能是足球世界最后的“艺术时代”。1994美国世界杯后,马拉多纳作为球员的时代结束了,世界足球也就进入了另一个时代。通过电视转播,欧洲取得了世界足球的控制权,来自南美洲的穷小子,只能老老实实到欧洲踢球,成为“打工人”。

足球场不再只是球场,同时还承担着别的功能。球员作为明星,应该是成为青少年的榜样,这反过来对球员有了新的要求。这就是德国哲学家韩炳哲所说的“功绩社会”,球员作为一份子,必须勤勤恳恳。新的足球文化诞生了,那些球场内外犯规的,都会被严惩。足球普及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承担越来越多的功能。

马拉多纳不止是“球星”,还是阿根廷的英雄,也是世界足球的英雄,对中国球迷来说也是如此。或许中国球迷更加幸运,在马拉多纳如日中天的时候,电视才开始在中国普及。中国人开始看球的时候,就迎来了最灿烂的一幕。

这是美好的“初恋”,也注定会成为漫长回忆的开始。从今天开始,世界进入无马拉多纳时代。他的离开,再次提醒我们:世界是真的不同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米糖

马拉多纳的成都记忆:

骑三轮、借自行车,签名合影从不拒绝

马拉多纳和中国足球的交集不多,不过1996年他曾在成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值得让所有四川球迷和四川足球人永远怀念和回味。1996年,马拉多纳随博卡青年访华,并进行了两场商业比赛,其中一场就是在成都市体育中心对阵四川全兴。

王茂俊(原全兴领队):马拉多纳完全没有架子

当时为什么会把球王来华的两场商业比赛之一安排在成都呢?时任四川全兴俱乐部领队的王茂俊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1996年的时候,正是四川全兴‘黄色旋风’成型的一年,所以对外交流也特别多。当时博卡青年访华,一共就安排了两场热身赛,分别是对阵四川全兴和北京国安,之所以把其中一场放在成都,我想和当时的成都球市以及四川全兴的影响力是分不开的。而且,我记得1995年和1996年,除了博卡青年外,我们还和桑普多利亚、AC米兰打过商业比赛。马拉多纳、隆巴多、古力特等巨星都来过成都。”

王茂俊透露,当时听说要和马拉多纳同场竞技,四川全兴的球员们都很激动,尤其是队中三个巴西外援法比亚诺、马麦罗和安德烈,如果他们一直在巴西踢球,可能这辈子都无法亲眼见到马拉多纳。所以当时四川全兴的球员都希望能有上场的机会,也都向主教练表达了尽可能轮换的想法。

“当时马拉多纳在成都,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完全没有巨星的架子,为人十分谦和。当时只要有人去找他签名、合影,他都不会拒绝,后来都是保安看到人太多,才护着他不让球迷近距离接触。我还记得他在锦江宾馆门前留下了一张骑人力三轮车的照片。当时有人告诉我,锦江宾馆给马拉多纳和博卡青年提供了无微不至的服务,让他们住得十分舒心,而且成都也给马拉多纳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除了当时在成都骑三轮车外,马拉多纳还留下了一个令人捧腹的片段——他和博卡青年队乘坐大巴行驶在成都的马路上,等红灯时,马拉多纳要求司机打开车门,自己走下车借了旁边路人的自行车,煞有介事地摆出在路边骑车等红灯的姿势,让围观群众大笑不已。

孙博伟(原全兴队长):

我与马拉多纳交换队旗

博卡青年与四川全兴的这场商业比赛,担任四川全兴场上队长的是9号孙博伟,他在比赛前和博卡青年队长马拉多纳进行了挑边和交换队旗。

在这之前,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三名裁判和孙博伟、马拉多纳走到一起时,马拉多纳突然蹲下身来重新系起了鞋带,并整理护腿板,而孙博伟一直耐心地在旁边等待,直到马拉多纳起身。不过在孙博伟看来,这并没有什么问题,他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当时我们听说博卡青年要来,但队内当时都猜测马拉多纳可能不会来,毕竟这只是商业比赛。所以得到马拉多纳会来成都参加比赛的消息后,大家都很激动,毕竟和球王同场竞技,这辈子就这么一次机会。”由于语言关系,孙博伟和马拉多纳在握手后并未有什么交流,但在他看来这已经是自己职业生涯最珍贵、最值得回忆的瞬间了。

这场比赛,上半场四川全兴打得不错,守住了0比0的比分,并且不时通过反击威胁博卡青年大门,邹侑根、安德烈都获得了一些不错的射门机会,王茂俊笑言:“可能人家也没有太认真,实际上双方实力差距是很大的。”

下半场博卡青年开始认真起来。先是马拉多纳直传,让前场斜插的斯科托获得单刀机会,攻破了赵磊把守的球门。之后又是马拉多纳的直传,四川全兴后防线造越位失误,博卡青年轻松将比分扩大为2比0。比赛尾声时,马拉多纳回撤到后场主动要球,之后在滑倒的情况下送出一记长传,再次打穿了四川全兴的防线——将比分锁定为3比0。

和马拉多纳一样,当时在四川全兴队内孙博伟也是中场组织核心,他说当时马拉多纳的技术能力让自己感受到了什么叫球王,什么叫世界级巨星,“那确实没得说,无论是拿球,盘带,还是传球,差距太大了!”

阿根廷总统宣布

悼念三日 以国之名

25日,迭戈·马拉多纳突发心梗离世,他传奇的一生定格在了60岁。晚些时候,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地标建筑方尖碑前,马拉多纳的追随者自发集结,悼念他们的英雄。不到6点,方尖碑前已经水泄不通……这就是属于马拉多纳的阿根廷。

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当日宣布,全国进入为期3天的哀悼。

挥舞的阿根廷国旗,此起彼伏的呐喊,还有熟悉的世界杯主题曲旋律……仿佛带人们又重温了那个属于马拉多纳的年代和阿根廷足球的辉煌瞬间。

新华社驻布宜诺斯艾利斯分社的摄影记者马丁说,他在成为记者前就许下了一个愿望,就是在职业生涯里能够尽量多做一些马拉多纳的报道,但是永远不要做他去世的新闻。

“我的愿望破灭了,”马丁面无表情地继续做着报道。

昨天的方尖碑前,阿根廷人有着百态的神伤。有人喝着啤酒静静坐在街边,仿佛眼前的喧嚣与自己无关;有人举着马拉多纳的球衣和自传,仍无法接受他逝去的消息;有人披上阿根廷国旗,热泪盈眶……

记者问现场的阿根廷人,为何如此缅怀马拉多纳,他的逝世要让以国之名纪念?

“马拉多纳是全世界认识阿根廷的一张名片”。

那不勒斯市长提议

球场改名 “马拉多纳”

一代球王意外离世,那不勒斯市长马吉斯特里斯立即提议,球队的主场圣保罗球场应该用马拉多纳的名字重新命名。其实,把那不勒斯改成马拉多纳,很多市民都未必会反对。

去年7月,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在那不勒斯举行,记者亲身感受到了马拉多纳对这座城市的影响,尽管他已经离开那不勒斯近30年。

大运会开幕式就在圣保罗体育场举行,7月3日晚,高举国旗的阿根廷代表团旗手刚刚亮相,球场内就响起了最热烈的掌声,现场5万多名观众突然齐声高唱起“ole ole ole”这一全世界球迷最熟悉的旋律。第三个出场的阿根廷代表团提前让现场的气氛达到高潮。

阿根廷代表团浩浩荡荡走到球场中央,全队突然停了下来,随着观众的旋律欢呼。队伍中有人举起标有10号的阿根廷国家队球衣,摄像机将这面球衣展示在大屏幕上,现场顿时沸腾。

“马拉多纳就是那不勒斯人的国王,”坐在记者旁边的那不勒斯“意大利先驱网”记者萨尔瓦多·迪里恩佐说,“你知道,在那不勒斯,有无数的人名字叫迭戈,那都是因为马拉多纳。”

1987年,就在圣保罗球场,马拉多纳率领以前默默无闻的那不勒斯队第一次赢得意甲冠军,此后两个赛季,他带领球队两次获得意甲亚军。1990年,他带领球队再次夺冠,两个月后的世界杯上,马拉多纳带领阿根廷队来到圣保罗球场,对手是东道主意大利队,大量的那不勒斯球迷甚至不给本国球队加油,而是支持阿根廷队,这堪称足球史上的一大奇迹。

马拉多纳离开了那不勒斯,但他永远留在了那不勒斯。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欧鹏 姜山

综合新华社、新京报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 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 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 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 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 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侵权举报电话: 028-86783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