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资讯 《晏淮安时柠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疫情冲击下的暑期旅游:层层困境再寻出路傻

时间: 2021-12-27 编辑: 冬萍

原标题:疫情冲击下的暑期旅游:层层困境 再寻出路

对旅游行业而言,这本来是个象征着复苏与希望的夏天。

但由于自南京禄口机场传播开来的二轮疫情,这本被无数文旅人期待着的“高峰”被突兀地画上了休止符。8月6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发布《关于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加强跨省旅游管理工作的通知》对跨省旅游经营活动实行联动管理,其中提到对出现中高风险地区的省(区、市),立即暂停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该省(区、市)跨省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直到省(区、市)内无中高风险地区后方可恢复。

自此,跨省游热度不再。虽说道路并未被完全堵死,但也基本“凉凉”,暑期游本应有的热闹喧腾不复存在。但无论怎样哀鸿遍野,事已至此,各大旅游目的地只得开始克服困难、解决问题、寻找出路。

哀声一片

近两周,旅游业内最大的共同话题就是黄掉的暑期游。“你们喝的是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我们喝的是秋天的西北风”等调侃随处可见,而有些甚至也早已不是调侃,而是被迫转行的从业者的血泪选择。

对旅游行业的大部分从业者来说,六月初到八底这不到一百天的“黄金时段”是创收的最佳时期,可疫情恰恰卡在这个时间段再度来袭。

亚特兰蒂斯

“像上海的迪士尼、三亚的亚特兰蒂斯这种‘业内标杆’项目,基本上就是行业发展的风向标和晴雨表,他们的火爆程度和人流量是行业景气程度的参考。但现在这两家也都停的差不多了,可见受了多大的冲击。”一位在主题公园运营企业就职的资深旅游从业者表示。

事实也的确如此。往日最为热闹的迪士尼现在几乎是“人去楼空”。“原来一个项目排队一般要130分钟起,但现在只要5-10分钟就可以了,还有很多项目根本不用排。”一位游客告诉新旅界记者。

除了在报道中常被提及的、受冲击最大的旅行社,各旅游目的地也受了不小的冲击。虽然不至于“陷入绝境”,但也是“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在阴影下艰难求生。一些旅游目的地受疫情及气候灾害影响不得不直接停业,让从业者瞬间“梦回2020”。

清明上河园

如果不是疫情,八月份的开封清明上河园景区本应十分热闹。但现实却是,这一被誉为宋代古城“复刻版”的大型宋代文化实景主题公园内现在空无一人,清明假期时“转身都困难”的热闹景象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空旷与寂静。

“暑假一直是我们的高峰期,许多亲子、家庭会选择在这个时期自驾出游来我们这里玩。平时,我们每天有百场演出,现在闭园期间也已停演。”开封清明上河园景区营销中心司璐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

从园区来讲,何时再度开园要接行业主管部门通知。而就司璐个人,她对秋季的旅游业恢复仍然抱有期待。“去年,清明上河园是全国首家蒙面式复工的景区。今年,我们还是相信疫情能尽快得到控制。

存量市场 负隅顽抗

但与2020年的“全线冻结”不同,今年的暑期游,其实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死路”。在中高风险区之外的地方,大部分低风险地区的景区、主题公园仍在正常营业,只是受出游者减少、客源受限的影响,难以再有“高峰”出现。

三亚本是这回暑期游的关注焦点。携程7月12日发布的《2021暑期旅游大数据报告》显示,今年暑期旅游市场供需两旺,三亚是亲子游群体暑期“遛娃”的首选目的地。

本来,三亚全市皆为低风险区,理论上不会受疫情太大影响;但由于北京地区的确诊病例曾前往三亚度假,经过三亚凤凰国际机场并入住亚龙湾红树林度假酒店,三亚政府在防疫上仍然难以宽心。

8月1日当天,政府就发布通知,暂停所有的商业性演出和集聚性活动举办;8月4日起又另外发布中高风险地区来琼,14天集中隔离加7天居家检测的规定,并要求暂不举办300人及以上的会议,50人以上的集聚性活动需要报备;8月7日起,14天内有涉疫区旅居史活动轨迹的旅客乘机前往三亚时,须持48小时内的核酸阴性证明。

至此,三亚的旅游业已经在实际上被按下了“暂停键”。

当地严格的防疫限制是一方面,客源受限后大量游客取消出游计划才是真正让景区头疼的。

“三亚的客源地市场还是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江浙和川渝,所以内陆市场的疫情爆发,对海南及三亚整个的客流量有极大的限制。”三亚海昌梦幻海洋不夜城营销总监姜陆告诉新旅界。“我们是开放型的文旅综合体,所以情况比单一景区及商街稍好,但暑期日均客流量呈拦腰斩趋势,三亚景区同业反馈基本上是环比六到八成以上的跌幅。”

她还表示,海昌不夜城所在的海棠湾,一线海景酒店入住率七月初还可达80%,现在只有20%~40%不等。“由于三亚是国内远途游目的地,受疫情波及有一个滞后效应,之后的影响会进一步扩大。许多游客是疫情前抵达三亚度假的。随着现阶段退订率不断攀升,区域市场内的各主题公园和酒店基本是服务于这个‘存量市场’,客群动向离岛高于入岛。”

而如果把视线转向距离客源地更近的内地城市,会发现情况并未比三亚更加“理想”。

位于江苏常州的中华恐龙园与海昌梦幻海洋不夜城一样本是暑期亲子游热门目的地,是各大OTA暑期旅游主题公园排行榜单上的常客。这里现在虽然也在正常营业,但疫情为园区经营、尤其是园内各类演艺演出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剧照《疯狂的恐龙人》

“我们还在正常营业,但人流量不到原来的一半。而且自8月2日后,我们就关闭了所有室内演出,也取消了一些和游客有近距离接触的强互动路秀、路演。”常州中华恐龙园景区运营管理公司副总经理、恐龙园艺术团团长易佳阳告诉新旅界。

他表示,作为以亲子游、家庭游为主要客群的旅游目的地,暑期是中华恐龙园的营收旺季,在二轮疫情传播开始前的七月,园区的人流量和营收本来都创了新高。

“现在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我们能不能‘营业’,而在于游客没法来。暑期是亲子游、家庭游的高峰期,但现在许多省市不让出省不说,学校也会要求孩子假期尽量不要外出。就算没有这些硬性要求,站在家长的角度,也会担心外出比较危险。”

景区、酒店境遇如此,餐饮、民宿等更是与其“同呼吸共命运”。

2014年退休后进入莫干山自营高端民宿的主理人范厘告诉记者,其实今年的疫情复发前,民宿的入住率已经比往年要差上一些,如果说往年大概在90%—95%,今年七月的入住率则在80%—85%之间,其他惨淡一点的民宿入住率则在50%左右。

而七月初受台风和洪涝灾害影响,七月底时已经有许多人退订。现在疫情一出,八月的经营状况的惨淡是肉眼可见的。“本来八月我们已经有了70%的预订率,但现在能到50%就不错了。”范厘说。“我们的主要客源地是上海,占比可能要在50%-60%之间。现在上海地区也在提倡不出市,我们的长途游客一下子减少了许多。”

相比于在群内感慨自己“开不下去民宿只能卖血了”的同行,范厘的高端民宿境遇相对要好上一些,这得益于他的特殊客源:来自江浙沪地区的在华外国人。“外国人对疫情的态度和中国这边不太一样,他们习惯认为这只是严重一点的‘流感’,所以不怎么在意。他们为了休假,宁愿多花点功夫也想过来。”

疫情政策加码 难开源更难节流

除了最为直观的客流量减少,旅游目的地的经营者们还面临着疫情相关政策带来的间接的困境“加码”。

莫干山地区民宿众多,是知名旅游度假胜地。但8月9日时,莫干山地区发布公告:为坚决阻断疫情传播渠道,自本日起中高风险地区人员暂缓前往莫干山国际旅游度假区;从省外来莫的全部人员或14天内去过省外后再返回的本省人员,在办理入住时需在查验健康码、行程码、测体温的基础上,还要去德清县、莫干山镇的相关综合点再做一次核酸检测。

这听起来是较为合理的要求。但事实上在执行过程中,当地的要求等于是游客在出发来到莫干山前的48小时内在自己的出发地做一次,来莫后再做一次。也就是说,在短短两三天时间内,游客需要做两次核酸检测。

“这种算政策还是温馨提示?何时结束?结束的标准要如何评断?”在民宿主的交流群中,有经营者忍不住感叹。“客人居住地一次检测,到德清后还要做一个,本来寒冷的8月份又雪上加霜了。其他很多地方明明只要双码低风险就行啊?”

“政策执行会为我们带来‘层层加码’。”范厘表示,“上面的政策可能是‘恰到好处’的,但一旦落实到基层,为了最大限度避免出现问题,执行力度会加大,而这个损失我们作为旅游行业从业者是很难承受的。我们也想配合政策要求,但双检测会让许多本身是已做过核酸检测的游客也打消旅游的念头,毕竟很多人也会顾虑在核酸检测点感染的可能。”

另一方面,企业不减薪不裁员、留下熟练的工作者以保证往后的服务品质,就意味着难以在高昂的人力成本上进行“节流”。

范厘表示,对高端民宿来说,虽然可以靠多元化的客源拥有更多机会,但也比其他类的民宿有更高的运营成本,尤其是在人力方面的。

“我们是要做品牌的,经不起频繁更换人员对服务品质带来的损失,所以为了留住一些优秀的服务者和运营者,我们必须要带薪留职,避免人才的流失。这个成本是非常高昂的,别人可以做减法,我们不可以,毕竟疫情总会过去,我们要为品牌的长远形象考虑。”

清明上河园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这段时间我们闭园不停工,会加紧建设飞越东京球幕影院、宋慈奇幻漂流等全新项目,重排和优化园内的演艺节目,同时清明上河园三期工程也在进行中。我们希望趁着这个机会‘修炼内功’,对旅游产品进行全线升级。”

司璐表示,这段时期内景区是不减薪不裁员的。而新项目的软件硬件建设,演员培训、排练,也都是无法“节流”的成本。但与此同时,企业本身缺少另外“开源”的手段,只能“硬抗”。“我们现在就希望,我们付出的这些努力能够在开园后给游客游园带来更好的体验感、沉浸感。”

易佳阳则表示,中华恐龙园现在虽然也面临一定压力,但由于企业拥有传统业务之外的创新业务,给企业带来其他渠道的收入可以“开源”,目前的压力并没有那么“恐怖”。“我们也打算利用这段时间对演出进行复盘与升级,不白白放过这段赋闲期。”

新常态:“回到2020,但也没完全回”

面对疫情对旅游业的反复冲击,行业内的一部分人采取了和2020年类似的应对方式。

姜陆表示,海昌梦幻海洋不夜城将针对疫情期调整经营策略,发力点重点聚焦线上。“疫情期间文旅行业短期呈压,整体市场重心回归本地,短途游、周边游、自驾游将成为主流,我们此期间会结合电商平台会员日等节点,设计多类型组合产品,做阶段性预售;加大本地分销型平台、‘海南人游海南’团队渠道的政策倾斜,拉升本地客流导入及复购。”

“同时,我们也将进行直播平台系列促销www.bamang.com.cn释放,来面向岛内及内地市场种草、带货。高客单产品消费还是要依靠内陆的一级市场,利用此空档期,我们会推进新设备入场及业态升级,全面设计度假休闲类产品,以备本轮疫情后旅游市场在国庆节点的全面恢复与爆发。”

携程会员日

相比于旅行社和旅游目的地,业务覆盖面更广、资源协同更为灵活的在线旅行平台则在尝试挖掘更多“生机”。携程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张致宁表示,2020年以来,“直播+预售”对于国内旅游业复苏的拉动作用明显。携程正通过“酒店+餐饮”、“酒店+景区”等产品组合方式,来进一步开拓旅游市场复苏的增量空间。

另外,他也认为,与去年旅游市场复苏轨迹一样,今年暑期过后的旅游复苏也将以“本地游→周边游→跨省游”的顺序依次进行。“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本地旅游资源的提质升级,不仅将为旅游市场的复苏带来新机遇,也将为跨省游放开后的市场加速回暖奠定基础。”

但这轮疫情也带来了一些不同于2020年疫情的新改变。易佳阳认为,“旅游演艺成为此轮疫情传播的核心节点”这件事会给旅游演艺行业带来一定的改变。首先,就像入园需要预约一样,演艺观看预约制将成为常态;其次,在近两年疫情常态化的条件下,演艺节目的观看及体验人数限制将由疫情时期的特殊举措变成“常规操作”,防止大量人群集聚、合理规划分批体验的问题需要被从源头纳入考虑。

哭过之后,旅游行业仍要继续咬牙“扛下去”。这轮疫情摧毁了暑期游高峰,而金秋长假的旅行是否能有所起色?如果没有,旅游行业要如何为自己发掘更多的生机?这是每个从业者都不得不要去考虑的问题。

但无论如何,疫情的反复或许证明了一点:疫情给旅游行业带来的影响,远比我们原来想象得更加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