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资讯 《晏淮安时柠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听说我净身出户,情人拒绝结婚,转头向我老婆要打胎费责常

时间: 2021-11-05 编辑: 冬萍

原标题:听说我净身出户,情人拒绝结婚,转头向我老婆要打胎费

下午四点半,是妇科门诊比较清闲的时候,药欣萍和护士苏文文在门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最近的电视剧。敲门声响,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女人打扮很时尚,男人头发有些花白,大腹便便,看不出是女人的伴侣还是父亲。

“大夫,我想看下是不是怀孕了?”女人问。

“末次月经什么时候?”

“大概三四个月前吧。”

“看早孕这个时间有点迟了。你是月经不规律吗?”这要真是怀孕了,至少都三个月了。

女人也没有答话。

“那就直接B超吧。”药欣萍开了单子,夹到她的诊疗手册里。

姓名:梁月娟

年龄:23岁

过了一会,梁月娟和男人一起回到了门诊,药欣萍看了眼结果,“确实怀孕了。而且看孩子大小,已经快四个月了,孩子发育得很好,挺健康的。”

“大夫,我们做手术,做无痛的。”男人头一次开口说话。

“无痛人流是在10周以前,现在她已经15周了,胎儿发育比较大了,得做引产手术。你们要是不要孩子,就应该早点来医院的。”药欣萍说。

“我可没说要做手术。”梁月娟看了一眼男人,又对药欣萍说,“大夫,那我现在就可以建册了吧?”

“哎,你这是干啥?咱们在家不是说好了吗?”男人着急地说,“要是怀孕了,就做手术,这孩子不能要啊。”

“要做手术也可以,等你老婆来了再说。”

“你……你和她说了?”男人额头上开始冒汗。

“你看你,一提她就不像个男人。一个老女人而已,至于吗?”梁月娟白了他一眼,“我用你手机打的电话,说你病了,在医院,让她马上来。”

药欣萍对他们摆摆手,“要等人,外面去,不要耽误我们正常工作。”

等病人走了,苏文文窃声说:“这是小三要找正房对对峙啊!”

“病人的事,不要瞎打听!”药欣萍数落她。

时钟快要走到六点的时候,药欣萍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诊疗室的门又被推开。这次除了那两个人,还有一个中年女人,头发夹在脑后,脸色红润,身材微胖,衣着朴素。

“大夫,还麻烦您再把检查结果说一遍。”梁月娟语气中带着几分得意。

“她怀孕了。孩子15周,发育正常。”

梁月娟挑衅地看着中年女人,接着药欣萍的话说:“已经三个多月了,还有多半年就从我肚子里出来了,孩子他爸,就是老李!”

中年女人拿起化验单看了看,款款地又放回桌子,她看着梁月娟问:“所以说,老李身体没事。是你的事情?”

“我的事难道不是老李的事吗?”

“那这就是你俩的事,叫我来干吗?”女人淡定地回答。

“我要嫁给老李,你俩离婚吧。”

www.pawang.cc

男人一把拉过梁月娟,“什么离婚?瞎说什么!谁要离婚啊?!”

“老李!你怕什么!”梁月娟拦住老李。

“老婆,”男人甩开梁月娟的手,走向中年女人,“我没想离婚,真没想。”

“你是男人,你怕什么离婚?要害怕也是她害怕啊。”梁月娟有点不明白,“离婚无非是分一半的夫妻共同财产嘛,就算可怜她,多给她几套房、几个商铺怕什么?你自己有酒厂,我就是学管理的,还害怕咱俩赚不回来吗?”

女人不动声色地看着男人,“你看人家这个姑娘多聪明,账算得清清楚楚,你看看你。你就从没想过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姑娘为什么能看上你这快五十岁的老男人?没有小鲜肉的皮囊,也没有小鲜肉的体力,你靠什么满足人家,不就是钱吗?”

“她……她不怎么问我要钱。”男人低声回应。

“连钱都不图了,你就不觉得有问题吗?”女人追问,“那就是图了你的权,你的家底,我的位置。怎么?你还真觉得是因为你的个人魅力,才让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追着你跑?真是因为爱情?”

“我就是爱老李!”梁月娟理直气壮地接话。

女人笑了,“姑娘,我看你也是个明白人。那我就跟你说明白了。你知道的那些房产、商铺都不在我俩名下,全部都是公司的财产。那么公司是谁的呢?不好意思,我是董事长,80%的股权是我的。你的老李只是我聘用的总经理,他挣的钱都是我发的。

“你刚才不是说要离婚?那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解聘这个总经理了,你以为我雇佣一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男人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夫妻情面,现在终于可以换了。不过你们结婚以后,不用担心住的地方。老李有一套120平的房子是他的婚前财产,那还属于他。”

“酒厂不是你的?”梁月娟震惊地盯着男人。

“也是我的啊,”男人说,“日常经营都是我。决策什么的……”男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女人看着梁月娟笑了笑,“姑娘,你不是要准备和他结婚了?我这就回去准备离婚手续。”

梁月娟迟疑了一下拦住她,“给我10万,要不然我就把孩子生下来。”

女人笑了,“知道女人有一项独一无二的权利吗?叫生育权。就是你想生就生,想打就打。你肚子里的孩子,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为什么要给你钱,让你行使自己的权利呢?”

“你要不给我钱,我就把孩子生下来,将来和你的两个孩子争家产!”梁月娟吼道。

“给你指出两个问题。第一,生下来孩子,养孩子的是你。老李要给你的是孩子的抚养费,一个月1000了不起了,我还见过300块一个月的。你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老李按月给你钱就好了。

“第二,和我的孩子争家产是不存在的。财产都在公司名下,公司将来会怎么样我都不敢保证,说不定等你孩子大了的时候,我们家早就没落了。说不定还负债累累,我们不介意多一个替我们还债的。”女人说,“你这么聪明,这个孩子要不要,自己权衡。”

话音才落,女人往出走,男人看了眼梁月娟,转头跟在女人后头,“老婆,我错了。我当时就是一时糊涂,她和年轻时候的你,特别像!现在你光顾忙公司,都不管我。”

“少扯这些鬼话。变了的是你,以前还知道上进,现在觉得公司有点起色了,就开始动花花肠子。下周有个MBA班开班,让我去讲一堂课。我回来,你把公司上半年的经营计划给我报上来。还有,你要敢给那个姑娘一分钱……”

“我不给,我都听你的。”

梁月娟突然跑过去,抱住老李,“你不管我了?我怀的可是你的孩子。我和你好了两年,我一分钱没花你的,你就这么对我?孩子现在这么大了,再处理,我的身体也会受损伤的,你知道我怕疼的,我会受不了的。”

老李一直低着头,避开和梁月娟的视线接触,任由她拉扯着。

女人看着梁月娟,“你本来有很多选择啊。你可以找个同龄人;你看上老李的时候,可以图他的钱;你怀了孩子以后,可以私下和老李解决,我想老李应该会给你些补偿的。只是你选择了拿肚子里的孩子和我抗衡。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和那些只靠男人活的女人不一样。我的男人靠我活。”说完,瞪了老李一眼,老李立马甩开梁月娟的手,快步跟在女人身后离开。

梁月娟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走远。药欣萍拿起钥匙,把桌子上的化验报告递给她,“我们已经下班了,走吧。”

“大夫,”梁月娟低声问,“只能引产了?现在吃药、无痛都不行了?”

“对。”药欣萍说,“对女人的身体损伤非常大。”

梁月娟骂了一句,把化验报告撕个粉碎,走了。